六安教师讨薪事件过后 期待父母官真正的关心和安慰而不是玩套路

从5月27日上午开始,六安教师集访事件持续在网络发酵。此事经各种渠道传播搞得沸沸扬扬,事件发酵了两天后,29日傍晚,六安市政府终于做出正面回应。而在此之前,当地公安局、政法委也对此作了回应。

官方通报的事情起因是,5月27日上午8时40分,六安市金安区和裕安区大约40名老师集体上访,聚集滞留在六安市政府南大门,且围观人员越聚越多。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同志赶到现场接访,劝导上访教师不要堵门堵路,选出代表到市信访局依法理性表达诉求,但没有起到作用。在现场,民警多次进行法律宣讲和劝导无效情况下,公安民警依法带离言行过激人员。

据5月29日天津日报社旗下运营的微信公众号“新闻117”记者采访报道,一位参与上访的教师回忆:当时参加讨薪的教师约200人,而不是警方情况通报中的40余人。这位教师介绍,当时讨薪的教师走在人行道和辅道上,并没有走上机动车道,没有影响机动车通行。教师们手中没拉横幅,步行速度并不快,只是口中喊着:“尊师重教,同工同酬”的口号。令人没想到的是,教师队伍刚走到市政府附近,就遇到了大批民警。而且民警比教师提前到达。和许多老师一样,她也怀疑,警方应该是提前接到了消息,在市政府附近“守株待兔”。

就在此后不久,网上、朋友圈就有多则安徽省六安市部分学校教师,集体向当地主管部门“讨薪”的短视频传播开来。视频中,教师还与民警发生了冲突。辛勤的园丁被拖欠工资?还与民警起冲突?裹挟着这样两种情绪,这一事件在网络上不断被传播,长期占据微博热搜。网友们也纷纷对此表示愤慨,指责地方政府涉嫌违宪违法,当地警察有辱斯文。民众同情弱者的情绪占据了上风,开始是同情教师被欠薪,受到不公正对待,继而同情执法的公安民警是受人指派执行公务,虽然执法不规范,但也是迫不得已。

就连中国警察网安徽站官方微博“中警安徽”5月29日18:33也发了一张铁锅的图片,此时正是六安市人民政府发布情况通报不久。网友表示,这是暗示自己“背锅”。但随后不久该微博即被删除。手快的网友还是截图留存了。

但就在大家迷茫困惑之时,以知识分子为阅读群体的《光明日报》拍案而起,发表一篇署名文章《请善待接续文明香火的人》,文章中作者写道:安徽六安,有记载的可溯及历史久远。有记载称六安地区成规模的教育(书院)始于宋代。当今声名远播的毛坦厂中学就坐落在六安。这样一个人文历史悠久的地方,其文化和文明香火的接续,靠的正是上述那些集体讨薪的基层教师。六安乃至整个中国的文化和文明的香火,之所以千百年来袅袅升腾、绵延不绝,也正是因为在最基层,存在着大量虽自身生活卑微但却矢志为文明接续香火的人。

文章中动情地写道:40年前,迈开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步的农村改革起始于安徽。在小岗村农民按上血手印的誓言书上那些歪七扭八的文字中,我们尚能依稀嗅出文明香火的气味。在安徽农民率先出走他乡,以劳动换取报酬的大潮中,我们看到了文明香火升腾的力量。在几千万留守儿童家长,不惜忍受骨肉分离而寄回家中供子女求学生活的费用中,我们找到了文明香火不断的根由。然而,现在,那些要划亮火柴点燃香火的人,那些蜡炬成灰接续香火的人,却因为“香火钱”而无以为续,这叫人于心何忍,于心何安。

微妙时刻有了央媒的发声,关注此事的普罗大众,尤其是六安的教师群体,感到稍有宽慰。

好事还在后面,同日稍晚一些时候,央视也在新闻评论中做了专题点评《让被欠薪的教师有个讲理的地方》。央视指出:虽然谴责民警“劝导”教师用力过猛的声音不少,但正如有一些善意的网民所言,在这种非常的对抗中,民警也有不得已之处。教师的诉求不能通过制度化的渠道解决,不能把问题消除在萌芽阶段,最终要民警来广场“化解矛盾”,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是激化矛盾。

这些年,教师被欠薪的事件并不罕见,从过去类似事件的最终处置来看,只要地方政府开诚布公,提供有效的解决问题的路径,绝大多数老师都会通情达理,最终化解矛盾。

让被欠薪的老师有一个能说理的地方,这是法治社会的起码要求,也是尊师重教的基本体现。所以,在当地警方承诺的调查范围之外,希望尽快看到地方政府的权威调查和透明信息发布;希望教师们的权益最终得以保障,让公众看到文明和法治的尊严得以捍卫。

有了两大国家级主流媒体的发声。舆情似乎朝着理性解决的方向又迈进了。有网友清醒地指出,此事件中集访教师、政府主管、公安民警三方都有问题。一是政府,市、区待遇不同,对待教师这么大的群体诉求不掌握,也不及时疏导;二是公安警察处置简单粗暴、不规范;三是教师为人师表,应尊重规则,遵守法律,可以派代表到信访场所提出诉求。但是,所谓站着说话不嫌腰酸,可以想见教师的诉求此前一定是向上反映过,且没有任何结果,所以才“急赤白脸”到政府南大门“找说法”。目前除了当地牵扯其中的教师、民警以及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网民确实都还不太清楚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之所以引发网民极大关注甚至愤慨,是因为目前网上呈现出的紧张对立状态,不符合人们内心关于教师的朴素认知。同情弱者的情绪占据了上风。希望政府也能接地气了解教师的合理诉求。

在央媒发声的同时,不少民间的写手,也在各类自媒体上发表诗歌、文章声讨,有人联想到鲁迅、刘和珍等,有人想到六安著名的特产六安瓜片、羽绒服、中国司法鼻祖六安人皋陶,还有人认为安徽人刚刚在电视《大国制造》中挣了点脸面这下又丢尽了。

事已至此,相信当地政府正在尽力化解矛盾。矛盾发生了,事件爆发了,也很正常,如何对待解决,是考验领导处置突发事件和领导水平的一门艺术。正确的做法是,针对教师的诉求,可以实事求是地通过媒体,向广大教师讲清原因,表明态度,提出解决办法,取信于民,切不可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来解决。据六安市政府的通报他们已经开展大走访,了解教师的困难和问题,走出了解决困局的第一步。

作为的一方教师,也想问题早日得到解决,毕竟日子还要继续。当然也有少数在偏远乡村艰苦环境中难以忍受寂寞和清贫的教师想到了辞职,换一个活法,这都不奇怪。

最突出的,就是政策统一与区域差异之间矛盾。其实,不单单是教师待遇,其它很多政策,到税费改革以后,都越来越具有“国家化”特征,强调政策统一性。问题是,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很不一样,短时间内统一执行肯定会有困难。

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是一个信息社会,一个地方执行了,另一个地方不执行,就一定会出现不公平感。因此,矛盾就出现了。

基层待遇问题,也是公众关注的重要焦点。这次事件中,教师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提高收入。

提高基层待遇没错,但也要客观理性看待。如果在地方政府无财力承担的情况下,一定要比照发达地区和城市,其实也有问题,很容易人为制造其它社会矛盾。须知,在这次事件中集访的六安老师,讨的并非是拖欠的工资,而是新增的一次性工作奖励。这对老师而言是新增利益,但对地方政府而言,却是一笔额外财政负担。这也是此次事件的关键症结,套用电影《甲方乙方》一句台词:“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太阳照常升起,日子还要继续。集访的老师也都回归了讲台和教学岗位。有的学校要求老师们对此次事件“不转发、不议论、不参与”。不少老师已经退出教师讨薪微信群。还有校方每天要对教师进出的行踪进行登记造册。希望教育主管部门要认真履行管理责任的同时,维护好教师的权益。

六安市地处大别山腹地,乡村在比较偏远的山区。这里的乡村教师多数是刚刚入职的年轻人,他们需要长期住在乡村的学校。学生监护人大部分是留守老人,交流起来有一定困难。长此以往,有些年轻教师会觉得孤独、压抑,心情不好。乡村教师的工作环境比市区差很多,提高待遇是乡村教师期盼的大事。此次事件发生后,一些教师有了想辞职的想法。他们希望乡村教师能得到尊重,享受和城区同事一样的待遇。

马上就到“六一儿童节”了,让老师们平复心情,继续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孩子的前进道路吧。六安的官媒也报道: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5月29日,省委常委、六安市委书记孙云飞来到辖区部分中、小学看望慰问儿童,开展大走访大调研活动,深入了解学校建设发展和教师工作生活情况以及存在的困难与问题。

更多的善良人想到的是,再过几日就要高考了,希望六安的老师们不要受事件的影响,保持好师德师风,再努一把力,为苦读十多年,就要迈上人生第一场大考莘莘学子们,做好高考冲刺阶段辅导,调整好学生的心理状态,让他们考出好成绩。